风 | 《百花诗笺谱》经典传世

——

笺纸自南北朝源起以后,很快成为文人雅士题咏、书信的尤物,唐时的“薛涛笺”已久负盛名。“花笺”上常印有淡雅的图案或山水花鸟,特别以名家稿本倍受推崇。将彩印花笺编辑成图册,谓“笺谱”。明刻吴发祥的《萝轩变古笺谱》与胡正言的《十竹斋笺谱》堪称我国古笺巨制,名满海内。

 

晚清以来,提及笺谱,人们自然会想到荣宝斋、西泠印社的名作,常常疏忽了天津的文美斋及其刊印的《百花诗笺谱》(又名《文美斋诗笺谱》)。其实,早在20世纪30年代初,《百花诗笺谱》即博得鲁迅与郑振铎的青睐,且在几年前的拍卖会上其身价就已达几万元。

 

清末民初之时的天津文风鼎盛,各大南纸局兼顾的图书刊行已成为津地出版事业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位于估衣街的文美斋当属其中的佼佼者,《百花诗笺谱》便是文美斋主人焦书卿联合书画名家张兆祥(和庵)的杰作。

 

焦书卿出生于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自少年入文美斋学徒,而立之年以巨资入股后成为该号的总司。焦书卿视商德为重中之重,整顿店务,大兴以文治商的风气。光绪年以来,文美斋增售书籍并致力出版,刻印过不少《四书》《五经》及子集等。光绪十八年(1892),焦书卿请张兆祥特绘笺谱。此后的光绪二十七年(1901),文美斋先行出版了沈兆涌的《百美图咏》和杨伯润的《语石斋画谱》,好评如潮。津沽文人墨客、寓公显贵无不赏识文美斋的文房用品及刊刻、经售的书籍,甚至官署的文牍之需亦惟文美斋取用,各界尊称焦书卿为“焦三先生”。如此,文美斋亦积资巨数,为来日《百花诗笺谱》的刊行奠定了基础。

 

在天津画坛,张兆祥可谓鼎名之士。他生于咸丰二年(1852),是晚清一位知名的画家。张兆祥幼时家境清贫,喜欢作画,从名画师孟毓梓(绣村)学艺,深受器重,得其写生要诀薪传。他是我国第一位将照相术运用于国画创作的,作画特重实物观察,亲手养花以做临摹标本。后又学邹小山、恽南田诸家长处。张兆祥的花鸟画又深得西画写生技巧,融会贯通。所绘《百花诗笺谱》的百幅画面可见各种花卉姹紫嫣红,腊梅、玉兰、波斯菊、丁香、万年青等百花争艳、绚丽多姿。每幅构图又具求同存异之妙,单枝或多枝,走向与伸展富于变化。如迎春花从右上部延伸至左下角,波斯菊则居上大半画幅,花木与留白的空间美令人赏心悦目。

 

宣统三年(1911)五月,文美斋不惜工本以加料宣纸,采用传统木刻版水墨套色印刷技术在津隆重刊行张兆祥所绘的《百花诗笺谱》一函二册(计200页)。笺谱宽9厘米,高30厘米,天地放宽,卷首为桐城派名士张祖翼题写的“文美斋诗笺谱”及其亲撰的序文。同一时期的花笺用色以淡雅、疏朗为主流,有的甚至淡得难辨画面。《百花诗笺谱》以秀美清研的色彩动人,雍容丰润,诚可作画谱临习,与是年南北名社所刊行的笺纸相比毫无半分愧色,被各界公认为绘、刻、印俱佳之作。

 

鲁迅对清风雅韵的笺纸素具钟爱之情,鲁迅在1931年的“书帐”中记:“《百花诗笺谱》一函二本。振铎增。七月二十三日。”在多次接触《百花诗笺谱》后,鲁迅曾思考过,如果有人自备佳纸,印一些色彩很好的笺谱,不独为文房清玩之用,实可说是中国木刻史上的一大纪念。这或许是鲁迅被《百花诗笺谱》所感染之致吧。如此,鲁迅与郑振铎合作于1933年编辑出版了著名的《北平笺谱》,成为中国出版史上的一件大事。

 

《百花诗笺谱》的问世使焦书卿与文美斋的芳名远扬,外埠的一些书局曾重金礼聘焦书卿为董事,与此同时的文美斋也在济南、张家口等地开办分号,津沽文脉亦随之流播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