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工程师到旗袍制作者 ——访津派旗袍盘扣设计师杨洪翠

——

30岁的杨洪翠来自吉林省吉林市,2011年从吉林大学光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毕业,来到天津一家韩资企业工作,2016年入职天津老美华鞋业服饰有限公司,目前在老美华主要从事津派旗袍盘扣的设计制作工作。

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以下简称天津非遗保护中心):作为一名大学理工科专业毕业生,您为什么选择旗袍制作这一行业呢?

杨洪翠:2011年大学毕业后,我进入天津一家知名韩资电子企业,从事品质工程师的工作,在韩企工作三年后,我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的职业规划,希望能从事一项自己感兴趣的工作。我曾看过张曼玉主演的电影《花样年华》,影片中女主角身着旗袍的靓丽身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直以来,我都很希望能亲手裁剪出款式优美的旗袍。

恰好,这时有一位吉林的旗袍制作老师在网上招收学员,我决定尝试一下,于是辞掉了工作,到吉林学习旗袍制作。或许是一种机缘吧,如果当年没有遇到这个学习机会,我也摸不到门路,制作旗袍的梦想可能也就此中断了。

回天津后,我进入一家旗袍工作室工作,主要是为了巩固所学的裁剪技艺,积累实际操作经验。在辗转多次后,我最终进入了老美华。选择老美华的一个原因是其津派旗袍制作技艺历史悠久;还有一个打动我的原因,面试过程中我见到了津派旗袍制作技艺传承人梁玉华师傅,她已经六十多岁了,虽然行动不便,仍坚持每天工作,我真的很感动。IMG_263

 

天津非遗保护中心:在职业转变的过程中,您遇到了哪些困难?又面对怎样的机遇?

杨洪翠:其实,当时我从稳定的韩资大企业辞职出来,做这样的决定是很困难的。我的父母不太同意我改行,服装行业的收入比电子行业低很多,工作量很大,休假时间却很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开始动摇,怀疑自己当初是否因为脑子一热,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但我觉得既然自己做出了选择,必须得尽力坚持。在这一点上,我爱人很支持我,他认为我们还年轻,有了想法就应该去努力实现,如果没有他在背后默默支持,我没办法一个人坚持这么长时间。

我进入公司最初做的是辅助工,主要是做刮边、配里子这些简单的工作。这个工作一个人要供好几个裁剪师傅的材料,工作量大,特别辛苦,每天从早到晚几乎头都不能抬,就这样干了半年多。但我知道这些基础工作每个刚入行的员工都必须经历,咬咬牙坚持下来了。

公司领导非常理解和器重我,给了我很多机会发挥我的特长。比如在2018年,公司准备编写一部关于津派旗袍非遗传承方面的书,就安排我同梁玉华师傅合作完成。我在梁玉华师傅的指导下,将津派旗袍的正规制作工艺流程全部学习了一遍,受益匪浅。这本书现在已经基本编写完毕,预计今年十月份出版。

天津非遗保护中心:您眼中的梁玉华师傅是怎样一个人?

杨洪翠:梁玉华师傅做什么事情都很严谨,她对工艺、质量要求特别高,有些我不太在意的细节在师傅看来就特别紧要,特别叮嘱我不能有一点马虎。

 

有一次,我在给旗袍里子扦边时,觉得这个部位是在里子内侧,就没有按照工艺规程的要求做。师傅看了说边扦得太宽,必须按要求来,该多少针就多少针,要求拆了重新缝。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从梁师傅身上看到了老手艺人身上那种一丝不苟的工匠精神。我在写书的时候,哪个部位要多少针,针距多少都会写到书里。在后来的实际工作中,我也会按照这种要求来操作。

天津非遗保护中心:您是如何理解和从事旗袍盘扣这项工作的?

杨洪翠:盘扣在类别上分为软盘扣和硬盘扣。软盘扣我在吉林时已经学过,硬盘扣的制作方法是来到老美华时才开始学习的。硬盘扣从制作工艺上又分为刮浆、扣烫、埋双面胶、埋铜丝、熨烫等步骤,整个制作过程都是手工完成的,一对盘扣的制作周期通常要耗费一两天甚至更多时间。

老美华盘扣的制作工艺及缝制针法有明确的制作标准,直扣钉缝时每寸15针左右,花扣钉缝时按一定的针距进行点与点的固定,针脚细密不外露并且结实,除了保证其具有固定衣襟的实用功能,还具备装饰美化作用。因为工时耗用太大,制成的盘扣一般不单独出售,只作为整件旗袍的配件配套使用。

盘扣的样式复杂多变。通常在车间生产时,都是按照传统的花样制作,但我也很喜欢自己设计盘扣花样。硬盘扣基本设计思路其实就是简单的一笔画,只要是能够画出来的花样,就都能盘出来。

今年年初到日本进行非遗交流展示时,我就自己设计了一些样式新颖的盘扣。平时,我也会留心积累盘扣图样素材,自己设计制作盘扣的成就感和欣喜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天津非遗保护中心:听说老美华和大学也有合作,可以谈谈校企合作的情况吗?学生对盘扣制作是否感兴趣?

杨洪翠:2017年我刚进公司不久,公司领导就安排我和中德应用技术大学谈校企合作,并准备合作出版一部《纹样设计与应用》教材,由我来负责撰写盘扣的制作过程部分。

我觉得能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学通过笔端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了解体会到盘扣这种传统技艺的美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我还教授过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和天津工业大学的学生盘扣制作的体验课程。出乎我意料的是,除了女生以外,还有一些男同学对盘扣的技艺也特别感兴趣,他们会很细心地设计自己的盘扣作品,而且他们对颜色的运用也很有创意,有些作品在我看来令人耳目一新。我想,他们以后的职业生涯可能与盘扣设计无关,但我希望盘扣课程能够成为他们未来在设计方面启发灵感的一个来源。

天津非遗保护中心:作为一名传统技艺的年轻传承者,您对津派旗袍制作这项非遗项目的传承和发展有怎样的体会和感想?

杨洪翠:我觉得在津派旗袍传统制作技艺方面还有一些值得改良的地方,比如在款式设计等方面,需要更新颖、更创新,让更多的年轻人喜爱旗袍,这样旗袍的服饰文化才能一代代传承下去。

旗袍制作的传统工艺是我们必须坚守的根本,但是需要我们在设计风格上不断创新,不断学习探索,与时俱进。我在今后的创作工作中,也会按照这个思路进行实践,目前我还是应该力争做好手边的每一件事,给自己未来的发展积攒能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