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与拓新 ——京剧名家杨乃彭

——

天津是盛产京剧“名角儿”的风水宝地,古往今来,余音绕梁。据《中国戏曲志·天津卷》所载:道光初年京剧就在天津广为流传。从京剧萌芽开始,天津就已然成为京剧的一片热土。京剧名家精英都曾涉足津门,献出他们的拿手剧目。天津就好像一块试金石,在这里有真正懂戏的人和捧角儿的水陆码头,一位位大师在这里学成、出师、扬名,享誉全国。


追忆往昔师恩不忘 弘艺明道国粹至美

作为杨派(杨宝森)京剧老生的优秀传人,杨乃彭是名副其实的天津京剧名角儿,其代表剧目有《杨家将》《伍子胥》《战太平》《定军山》《击鼓骂曹》等数十部之多。

生于1945年的杨乃彭,13岁进入天津市戏曲学校,学艺7年,艺成后,被分配到天津市京剧团,又得到张荣善、周啸天亲传,不仅掌握了杨派所有代表剧目和部分余(叔岩)派代表剧目,还学会了操琴与打鼓。今年74岁的杨乃彭先生精神矍铄,仍然活跃在全国各地的京剧舞台。

4岁学戏、6岁登台的杨乃彭与舞台打了六十多年交道,对艺术有着更加深刻的理解。“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不要急于求成,因为急于求成,最后几乎都是要失败的,走不长远,最终被历史淘汰,被人遗忘。做艺术要踏踏实实,把地基打得越深越好,越坚固越好。”杨乃彭说。

 

说到杨乃彭的学戏之路,那是实打实咬着牙吃苦扛过来的。

在天津戏校学艺那7年,杨乃彭每天凌晨4点半起床到河边喊嗓子练功,从没偷过一天懒。杨乃彭回忆说:“那时候小,脑子里没有一点杂念,想的都是戏。有时,我好不容易回家一趟,还这么不爱说话,父亲很不乐意,对我说干脆别回来了。”半个世纪之后,杨乃彭仍对当年的情景记忆犹新,他说:“我刻苦学戏,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为了不在师父面前出错。进了戏校后,我遇到了‘完美主义’老师杨宝忠,7年的打磨决定了我的一生。”杨宝忠是京剧大师余叔岩的大徒弟,与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杨宝森是堂兄弟,更是京剧史上的著名琴师,琴技可谓出神入化。恩师对专业和生活认真到执拗的态度深深影响了少年杨乃彭。

自称“穷孩子出身”的杨乃彭总爱用恩师们的标准衡量自己。师父杨宝忠让他懂得了完美,老师周啸天则让他见识了胸怀。杨乃彭说:“周老师刚开始教我时只有一个要求,‘不让你唱的戏不能唱’。等我学成后可以唱时,他又要求我‘按照你的唱法唱,因为咱们的不一样’。我后来琢磨出了这两段话中的深意,前一句老师是担心我不能掌握真谛,后一句老师是希望我保持个性。这种豁达的胸怀是装不出来的。所以,我常和年轻人说,有时候看着那些真正的大家,就觉得自己不配做演员。”

提起往事,杨先生感叹,一路走来幸遇诸位恩师,除却京剧技艺的口传心授,恩师们的情怀也令年少的杨乃彭多了一份对于京剧深入骨髓的爱恋。


三代同台其乐融融 非遗传承再接再厉

时光荏苒,当年自觉自律的好苗子,如今也已双鬓染霜。果然是严师高徒,杨乃彭终不负师恩,于杨宝森“老杨派”基础上开拓了京剧杨派老生的新篇章。

杨乃彭的儿子杨少彭子承父业,幼年就开始学习武生。“别人练一遍的,我至少练三遍。”杨少彭说。他16岁改学老生以继承杨派衣钵,克服了转行之后的重重压力,如今,文武双全的杨少彭俨然杨派老生新一代的领军人。

2018年央视的舞台上,观众们惊喜地发现杨派老生多了一员“萌将”,正是杨乃彭之孙杨泽崧!小家伙字正腔圆韵味十足的演唱立时博得满堂彩。

一门杨派,三代同台,传承有继,喜就梨园一段佳话。

聊起“非遗”传承,老先生激情澎湃,他说:“首先我感觉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重视非遗的保护。这项工作会给后人留下一笔宝贵的财富。”

杨乃彭在杨派京剧老生的传承上身体力行,2010年天津开设京剧流派艺术研习班老生(杨派)专修班。杨乃彭继承了恩师们开明的教学方法,因材施教,在自己的京剧教学中也是一丝不苟。他说:“学流派,要学精神、内涵,要把最最核心的东西学到手。如果我教出来的学生都像我,那我这个老师就当得太不合格了。学流派不能变成模仿秀,要把学生本身的那种光亮的地方,把他们的特点、优长引发出来。”

近年来,无论是新编红色京剧《华子良》的排练,还是“走进大师”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系列讲座,都能看到杨先生忙碌的身影。去年,天津京剧院“新时代·新传承——非遗传承系列成果展演杨乃彭专场”在天津滨湖剧院与观众见面,座无虚席盛况空前。

虽然头顶无数的赞誉与光环,杨乃彭却坦言自己对京剧“一辈子没搞完美,根本骄傲不起来”。他说:“我就把我们能够知道的这一知半解告诉学生,让他们有这个基础,自己再去挖掘,再去丰富”。

杨乃彭表示:“京剧是我一生的追求!我有义务把杨派艺术发扬光大,为京剧事业尽自己的责任。”老艺术家眼中的热切令我们动容,无论是对待京剧艺术还是非遗传承,杨乃彭都为我们展现了一位老艺术家的操守与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