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会:天津民俗文化的闪亮名片

——

传统游艺、演艺民俗在津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积淀,素为百姓喜闻乐见。天津民俗演艺大多以一个个相对独立的民间组织——“会”的形式展演,各路花会融会了民俗民风、传说故事等内容,生动表现了天津人文生活中尚武、豪爽、热情的性格。

“皇会”是天津所独有的民俗花会之称,深得康熙皇帝、乾隆皇帝恩泽。皇帝驾临,接驾、送驾等仪式十分隆重,天津的富商与百姓不断操办各种“会”,融入到迎送仪仗中。比如,北门外浙绍乡祠中有几面大鼓,每逢新春佳节或喜庆之日,此中便击鼓庆贺。

民间传说,有一年康熙帝南巡过津,乡祠大鼓参与迎驾,那动听的鼓点儿与娴熟的鼓技博得龙颜大悦,康熙御赐鼓者黄马褂。后来,当乾隆皇帝在津又一次见到身穿黄马褂的鼓手时,感先皇御赐,故又赏黄衣、黄绊并赐“挎鼓”之名。两朝御赐,乡祠挎鼓会名扬四方,成为天津花会中不可多得的精彩节目。

民间另有皇会初始的传说。一年农历三月二十三,天后娘娘(妈祖)诞辰庆典之时,乾隆皇帝下江南的龙船正驶过三岔河口,此刻,天后宫附近河岸上恰有几路欢歌起舞为娘娘庆生的花会队伍,如此不期而遇,让圣上驾到的消息在人潮中迅速传播开来,其他各路花会闻讯蜂拥而至,竞相为皇上献演。乾隆目睹津门欢歌雀舞、一派太平盛世的场景欣喜不已,特赏捷兽会每人黄马褂一件,赐鹤龄会每人金项圈一个,赏扫殿会龙旗两面。

其实,皇会的得名在《新校天津卫志》中字字如凿:“前代圣祖高宗南巡,曾驻跸天津。天津乡人演作戏剧,用备临览,或作神仙故事,或作乡俗形象,有以童子数十人各持小铜钵,舞跳之始,伏地排‘天下太平’四字,颇近古人舞法。回銮后,再逢驻跸各戏技艺生疏,因于每年天后诞辰赛会之期一演试之,此皇会之名所由来也。”

话说回来,妈祖文化在天津根深蒂固,每年天后诞辰前后数日出皇会,各花会队伍纷纷亮出最引人的节目,最高超的演技,酬神祇,飨民众,欢乐无处不在。

天津皇会的会档(种类)大致分三类:一是服务性质的,如扫殿会、净街会、请驾会、梅汤会等;二是仪仗性质的会,如门幡会、太狮会、广照会、宝鼎会、接香会、日罩会、灯罩会、銮驾会、华辇会、护驾会、灯亭会、鲜花会等;三是以各类乡村花会为基础的。

皇会内容精彩多姿,艺术种类包括杠箱、鲜花、法鼓、门幡、秧歌、提炉灯、大乐、高跷等几十种。每类又有一个或多个表演团体,风格各异。每个团队以“会”的形式出现,会的数量少则二三十道,多则达百道。如五虎杠箱会、独流中幡会、津道鹤龄会、提炉老会等。各路花会集结在娘娘宫,随老娘娘(妈祖)出巡依次出行,沿街表演。

妈祖诞辰庆典及出皇会期间观者如潮,万人空巷。据《天津县志》载:“先之以杂剧,填塞街庙,连霄达旦,游人如狂。”自发组成的百余道皇会队伍组织严密,协调规范,秩序井然,表演精彩,场面宏大,极大满足了天津百姓的文化娱乐需求,天津城如过节一样热闹。

皇会会期内,各地运抵天津的商货一律免税,南北客商贸易额激增,津城一时间成为物资交流会,“数日卖货,亦利市三倍云”。

值得一提的是,清代彩绘《天后宫行会图》现珍存于中国历史博物馆,89幅画(总长113厘米、宽63厘米)中描绘了89起、106道皇会表演,涉及4055个栩栩如生的花会人物形象,历史文化价值凸显。